联系方式
  • 地址:郑州市东风路米兰阳光公寓
          6#17楼1703室
  • 联系人:董勇
  • 手机或微信:13603991061
  • 电话:0371-66681556
  • 网址:www.zzch371.com
 
查看内容

郑州哪家舞台灯光租赁公司服务好价格底

郑州哪家舞台灯光租赁公司服务好价格底

[日期:2014/3/23 9:25:02] 作者:
舞台灯光与空间艺术
--郑州哪家舞台灯光租赁公司服务好价格底

      灯光原本是一项科学技术13027618066,在应用于戏剧之后,与戏剧中诸元素有机结合,它才有了艺术生命。戏剧是时空艺术,20世纪初,瑞士舞台艺术家阿庇亚认为:“舞台美术是织在时间上的绘画。”“那种能给舞台空间带来变化和这种运动节律的光是舞台上的灵魂。”灯光是贯穿整个舞台美术系统的最活跃的元素,它能改造空间、变换时间、统一色调、渲染气氛、突出角色,还能够揭示剧中的思想内容,塑造景物人物的鲜明形象,构成戏剧的动作空间,它也是戏剧动态结构中最基本的元素。

  一、空间形态中的光、影、色

  舞台上的空间形态是由光、影、色三个元素构成的。首先,舞台灯光态是诉诸于视觉的可见形体。其次,根据创作意图,它又可以变化成各种不同的形态。简单地说,“可变”与“可见”是舞台灯光的基本特性。

  1、空间形成中光的主要应用

  在舞台空间形态中,光是基本元素。戏剧的时间与空间变化往往是通过光来完成的。早期戏剧受演出形式单一化的影响,光的运用更多地侧重于空间环境和时序变化的自然模拟,几乎只完全服务于实体布景中。随着用光倾向的突破,光的运用领域也扩展了,产生了多种多样的戏剧形式与舞台演出风格。除了通常的达意和渲染气氛的作用外,光可以制造出实体形象,还可以起暗示作用。阿庇亚曾有一句名言:“不要创造森林的幻觉,而要创造处于森林的气氛中的人的幻觉。”通过灯光的暗示可以取代景物的直接塑造,使舞台空间简练生动,避免自然主义的堆砌。光拟人可以在舞台特定场景中代替或配合人物的表演。光拟物则可以代替或补充实体布景,构成舞台空间环境和画面的组合。

  话剧《李白》中,为了塑造人物在舞台上空灵飘逸的唯美意境,舞台布景采用了一个贯穿始终的几何形斜面平台,而与表演相结合的道具和平台后的几件为数不多的衬景作为舞台构图景物的支点。为了提供剧中多场景不断流动切换的时空环境,灯光以强烈、浓重的侧逆色光光束,集中投射在平台不同区域,在光的明暗对比和色彩变化中使不变的布景平台在剧中营造出“宫殿”、“江边”、“牢狱”、“山道”等多个空间环境。光拟物在虚实、隐显之间,触发观众的联想,布景在整体构图中繁复多变又难以完成的虚拟空间形态由光有效地完成了。又如,在戏的结尾,为了突出李白生命中“捞月沉江、骑鲸升天、自赴江流、追月而去”的浪漫主义情怀,随着李白吟唱诗句,全场灯光渐渐暗下,只有一束追光投在他脸上,伴随着音乐及演员肢体夸张的舞蹈动作,舞台顶部成像灯的一束强光逐渐亮起投射在平台中央,平台上的实景光圈象征着一轮明月,当李白在云间一边漫步一边吟诗的时候,不知不觉被笼罩在“月光”之中,随即追光隐去,此时在光的时空演变中,舞台一切均变为静止的,只有在凝固的视觉里出现的光束、光影、光圈中的人物造型使观众获得了审美的愉悦。光与人物的表演共同构成一幅完美的舞台画面,使剧中人物“李白”在戏剧高潮中得到了升华。

  以上这种拟人、拟物的光不是具像而是抽像的,所表达的是一种光的喻意,即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表现舞台空间环境的转换,是引导观众产生联想的具体形象。这一点说明光在空间形态中具有丰富的表现力,是可以作为实体运用在戏剧舞台的时空处理中的。

  2、空间形态中影的暗示作用

  影是由光派生出来的。无光必无影,有影必有物,这是自然法则。阿庇亚对光影也有论述,主张重视阴影的作用,像重视光亮一样。“光与影在戏剧演出的进程中获得与音乐主题那样相同的重要性。”通过光影对比可以使舞台画面获得新的力量和含义。在戏剧创造中,往往用影来暗示物的存在,可以补充写实布景自然形态的罗列,避免繁琐的具象堆砌,也可以代替剧中人物在台上直接表演。有时人未上场影先出现,可以为人物上场前做一些铺垫,起到特殊的效果。影在光的作用下,能够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戏剧冲突中。《李白》剧中有一个场景讲述李白“冤屈入狱”李白入狱之前,舞台后区出现几根喻示牢门的木桩,透过一丝昏暗的灯光犯人伴随“哗哗”作响的脚镣声艰难地走过牢门,此时,投射在牢门与犯人身上的光影是由侧光平投灯完成的,它不但使景物有明暗的立体层次,也从事铫影在动与静的空间环境中得到了生动的发挥。当李白入狱后,成像灯从舞台上方侧逆而下,模拟出强烈的阳光透过木桩的光影,这光影直接布满了空无的演区平台,喻示此时的李白已完全置身于牢狱之中。这一段,光影既暗示出物(牢笼)的存在,又表现出人物所处环境的变化。总之,在灯光的创作中,影的运用种类繁多,情况各异,根据剧情需要可以制造出带有寓意、夸张、渲染、强调、突出等视觉效果的场景。

3、空间形态中光色的功能性质

  光色在视觉对空间形态感知的生理过程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它能激发人们各种心理反应和情绪联想,光色的功能作用,造就了灯光在空间形态难以估量的感情色彩作用。它渗透在光和影之中,不是独立地存在。实际上三者是统一的整体,相互依存,互相结合,共同作用于人的视觉、心理,来唤起人们的审美触角。

  二、舞台时空的时间因素

  对于戏剧来说,时间因素十分重要而复杂。它不同于空间形态,首先,它没有可见性,只是表现为一种概念。其次,它的流动性同样是不可见的,同时,时间流动的过程比较复杂。时间本身是一种运动概念,戏剧情节中所包含的时间,是一种变化了的时间。根据剧情需要,它可以停顿、跳跃、放长、放慢,即所谓艺术化了的时间,几分钟可以放慢为几十分钟;几天可以浓缩为几个小时;两幕戏之间,几年的时光已经流逝。舞台灯光在配合戏剧节奏时的时间因素同样是变态时间。

  为了反映戏剧动态节律的需要,即使是模拟自然时序变化,也完全不同于生活中的自然状态了。我们可以让时光倒流,甚至完全静止。《李白》全剧主要表现李白生命中最后几年“浮生若梦,求仙学道”的人生道路,在舞台上要展现出人物在漫长时光岁月中的经历,浓缩提炼出人物在艺术化时间里的急骤变化。灯光通过不同角度、不同灯具和不同色光等技术手段来反映出时间的推移,特别在空间层次上利用了舞台天幕形象的不停转换,如:漫天星斗、圆月初照、山间明月等的虚、实形象、使剧中人物在时空节奏进程中,更像是一首流动的唯美的诗。通过对演区与天幕之间光的前后层次对比呼应的处理,给舞台勾画出一幅动人的“大写意”画,展现出李白的人生归途。

  通过一定的艺术处理来伸缩戏剧的时间变化,表达剧情,表现意境,是舞台灯光时间因素的重要作用的体现。在现代戏剧的不同形式中,出现了各种不同的创作构思与处理手段,由于对戏剧作品的理解和解释角度不同,创作者的个人情趣爱好的差异,处理上是千变万化的。

  三、舞台灯光在创造时间、空间的互动统一

  舞台灯光创造的时间与空间是同时并存、不可分割的统一体。时间因素不可能以形象独立出现,只能蕴含在空间形态的动态节律中。对戏剧来说,两者都有积极的参与性,两者在反应动态节律、传达人物思想感情时都是通过光、色、影展现现来的。空间形态是时间因素展现的基础,空间形态通过时间因素来完成对戏剧的表达。具体讲,一部戏的舞台环境在演出进程中,空间形态中光、色、影是依据时间因素的演变运动呈现出来的。从这个意义讲,时间因素是空间运动的动力。两者相辅相成,相互统一地存在于演出整体中。

  北京人艺著名导演焦菊隐先生曾这样评价灯光的重要作用:“舞台灯光是完成优秀演出形象的很重要的手段之一。它对于整个舞台形象所起的点睛作用远过于照片上的着色作用。灯光不但能创造气氛,而且在风格的形成上也起很大作用。作者的意图,导演的构思,许多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之处主要靠灯光来再现。”舞台灯光在气氛渲染中,通过光、色、影的运动变化,展示出可见的视觉形象。气氛是随着人物的心理情绪和剧情发展的不断变化,渐渐烘托、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抒发人物的演变。这一点,更能说明舞台时空两者的统一存在关系。

  随着科技发展与中外文化交流的不断增多,当今的戏剧舞台新的技术与新的创作思维相互渗透,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创作出戏剧舞台的多种形式和不同的艺术流派。灯光设计对于舞台时空的体现也出现了更多更新的手段与技巧。现代剧目场次多、时空跳跃快。尤其是在小剧场的实验剧目中,灯光可以更多地发挥出舞台空间形态的假定性。单一化的中性布景综合了剧情表演在规定中的不同时空环境,在有限的空间里拓展出无限的空间形态。这一点,更是灯光创造时空的作用提出了新的要求,除渲染气氛外,还要满足时空环境连续变化的创作理念。在这一前提下,时空两者更能体现统一存在的重要性。

  如前所述,《李白》的布景只有一个固定的木架结构的斜面平台。而剧情所要表现的人物是一代“诗仙”李白人生中最后的坎坷经历。舞台灯光所表现的时空环境,时而是“永王幕府”的富丽堂皇,时而是“下当阳狱”的囚牢,被流放时是“马蜀道难”的山野之中,归隐时是“溪流映月”的江河之畔……场景的变化是由演员的表演与光的起伏变化共同完成的。光、色、影的运动变化,既渲染了舞台环境气氛,又使舞台上简约的中性布景变换出相应的时空环境。它不但给人物表演与时空环境切换之间的互动提供了必要的空间形态,也使剧情的发展得以流畅的进行。

  四、灯光时空的信存性与运用

  所谓灯光时空的依存性,是指灯光时空必须根据戏剧创作的内容结构、体裁风格,以及不同的演出形式恰当运用。灯光创造的戏剧时空是一种形式,形式要想发挥作用,前提是要与创作内容想统一。同时,形式之间不能杂乱无章,否则就难以创作出完美的舞台艺术作品。内容与形式两者统一的审美要求,是一切戏剧时空艺术创作所必须遵循的基本规律。灯光的时空创造只有与戏剧艺术相结合,才可以产生艺术生命和艺术价值,才能够揭示戏剧主题的思想内容。当然,依存性并不意味着灯光在处理手段上的消极无为,只要不违背戏剧的综合原则,是可以发挥应有作用的。

  随着科技不断发展,不同戏剧演出形式相互借鉴、相互促进,相信舞台灯光时空创作的运用将会出现更多新理念,开拓出更加广阔的舞台艺术空间。
    联 系 人:董   勇   王  娜
    手    机:13027618066、13073716339、
    电    话:037166681556//63868280//
    公司网址:http://www.zzch371.com
              http://www.zzch0371.com            
    商 务 QQ:339122025  
    地    址:郑州市科技市场米兰阳光6号楼17楼1703(文化路与东风路口)